历史上的今天 - 10月19日

    节假日网:夏商周历史-夏代的历史与夏商之际夏民族..

    类别:民族文化  总点击:7687  受欢迎度:-2  更新日期:2008年09月14日
摘要:一、夏代历史1、概说尧、舜、禹的禅让传说,实际就是依据唐、虞、夏的部落联盟时代的历史而传播下来的。这种联盟是以军事民主制为基础的,经过一段时间的发展,随着军事力量的强大,家族私有制的发展就出现构成统治机构的王朝,夏王朝首先完成了这项历史演变。
  • 一、夏代历史  

      1、概说  

      尧、舜、禹的禅让传说,实际就是依据唐、虞、夏的部落联盟时代的历史而传播下来的。这种联盟是以军事民主制为基础的,经过一段时间的发展,随着军事力量的强大,家族私有制的发展就出现构成统治机构的王朝,夏王朝首先完成了这项历史演变。  

      夏民族的历史,无论从地下发掘的考古资料,或从文献资料记述中,都可得到坚实的证明。  

      现在可以认定二里头文化就是夏文化。二里头在河南偃师,古称西亳,为成汤所都。遗址的最下层是客省庄二期文化。客省庄二期是晚于仰韶,既有后岗又有齐家因素的文化。二里头文化遗址现已发现百处以上,只在河南境内即达四十余处;分布在伊洛二水间者相当密集,在河南的东、南、北及陕南各地很普遍,这同文献资料记述夏族历史活动范围也一致。 二里头文化共分四期,下面的两层即一、二期约在四千年前,为夏文化;三、四期为早商文化,是由龙山文化发展而来的。  

      《国语·晋语》称阳人有'夏、商之嗣典',阳即阳樊,在河南黄河北岸济源县境沁水流域。《竹书纪年》称秦伐郑师曾于此筑城。夏文化在黄河南北一带曾有很大发展,因此《史记·周本纪》称这一带为'有夏之居'。武王灭殷后曾担心'未定天保'不能'依天室'而不暇寐。天保应是大城,即构筑一座大城以定之。天室即大室山、嵩山。本来这一带自洛汭到伊汭地势平坦,是'居易无固',无险可依,在军事布防上是要'依天室'以保障安全的。这是在'南望三涂,北望岳鄙,顾瞻有河,粤瞻伊洛',全面审察形势之后才定下'无远天室'的决策。从这些地理环境的记述,都有助于对夏族活动空间的了解。  

      《淮南子》说夏鲧作三仞之城,《吕览》也有鲧作城的记述。近年阳城的城址也被考古工作者发现,认为是属于龙山文化晚期(详见1977年《文物》12期)。《孟子》称禹避舜之子于阳城,《纪年》也说禹居阳城,看来在战国时已有阳城。鲧亦称崇伯鲧,崇即嵩。《汉书·武帝纪》称武帝至嵩山,见夏后启母石。 有夏民族活动的遗迹与传说,还有:  

      《左传·昭公四年》谓'夏启有钧台之享',杜注:'阳翟有钧台陂',即今禹县。  

      《左传·僖公三十二年》称殽有二陵,其南陵夏后皋之墓也,帝皋是夏十五代王。  

      传说桀都安邑。这一说法不见于秦以前文献,伪孔传有说如此。又说汤伐桀于鸣条,鸣条在安邑西,说明夏之末年夏文化已达山西南部地区。《左传·昭公元年》称迁实沈于大夏,是指汾、浍之间。《左传·定公四年》说封唐叔'命以唐诰而封于夏虚,启以夏政'。唐,原为尧所居,唐叔所封地,旧说在晋阳(今太原),不确,应是平阳,即汾浍之间,是临汾、侯马之地,近年在这一地区又都发现了夏文化。 《纪年》称启二十五年征西河,又称胤甲即位居西河。西河应在晋南,汉之西河郡。这一带发现夏文化有三四十处。近年在山西夏县东下冯发现一处范围二十五万平米的夏文化遗存,有石磬、铜范、小城等出土,年代也是与胤甲时期相近。《史记·吴起列传》说夏桀之居左河(济水源出沁水),右大华,伊阙在其南,羊肠在其北,也是这一带。  

      文献典籍所载夏人活动区域,都有二里头文化的发现,使对夏代历史的认识更增加了透明度。 夏王朝究竟是属于哪一个民族所建的国家?《史记·六国年表》说禹兴于西羌。羌是西戎牧羊人,后来在甘肃一带活动。羌人首先发展了畜牧业。古代中国的东部近海地区,没有马牛羊之类动物,也不能以饲养家畜发展出有私有财产,因而也不能了出现《曲礼》所记问庶人之产则数畜以对的情况。古代东部地区以狩猎、采集为主要谋生手段,猪鸡虽然出产较多,但都不能大群饲养,也就不能使畜牧业形成独立的生产分工类别。  

      夏家店文化的前期有红山文化(约5000年前文化),其中曾发现许多兽骨,却没有草原上生活的偶蹄动物,也不见体躯较大的猛兽,犬科的标本也很少。全部兽类骨骼没有可以肯定为家畜的。虽有农业,渔猎的生产,却没有畜牧业。 羌族所居之地是牛羊等类动物的原生地,所以畜牧业发展也较早。羌人以牧羊为主,由于畜群的发展,私有财产的产生,也最早形成家族。《后汉书·西羌传》成书于刘宋时代,距古代羌族的生活年代已相差很久远了,但其中所记还保留了大量的羌族习俗。《西羌传》说他们'所住无常,依随水草,地少五谷(并不是没有五谷,其所居河谷,也能有些农业可以发展),以产牧为业(产,包括农业、采集和狩猎)。其俗氏族无定,或以父名母姓为种号,十二世后,相与婚姻,父没则妻后母,兄亡则纳厘嫂,故国无鳏寡,种类繁炽。'古代社会风气强调保种,鼓励人口繁殖,同时还把女子视作财产,不准外流,所以盛行这种收继婚。这种婚俗同古代东部地区重视伦常观念相反,所以后世在文化上便把这些种族的人称作蛮夷。以羌族为主建立夏王朝,在进入中原后接受龙山文化的影响,可能就逐渐改变其旧俗,形成中原文化,而仍居留于西方的羌族则继续保留其旧俗。  

      以父名母姓为种号,也可从南诏、白族、彝族、缅族中看到这种姓氏习俗。如彝族父子连名,因而可以背诵几十代的家谱,就是以父名为种号的。没有父姓而以母性为种号的乃是古代发展的母系社会,如纳西族在解放前仍然残存的遗俗。《尔雅》、《穆天子传》都讲过古代的西王母国,可能就是古代的母系社会组成的群体,这里的男子是从妇居的母系族外婚制,因而以母姓为种号。进入周代是男子称氏,女子才称姓。因为称氏的贵族都属于同一部族,既属同姓便无须列姓,而女子因出嫁则必系以姓,以称姓表示与夫家之姓有别是属于非同姓之婚。这是父系外婚制下才出现的现象。到秦代以后,男子也称姓是父系外婚制的进一步巩固。羌族以父名为种号表示了父系外婚制的主导地位,父名是每一代都不同的,为了表示每一代不同的种号,必须用父子连名办法连接世系,说明羌族在当时已建立了父系族外婚制。但是他们又以母姓为种号,还保留母系外婚制的残余,是不巩固的父系外婚制。进入夏王朝,羌族这种父系外婚制由父传子制在中原地区的确立而历史上巩固了下来。  

      2、夏与仰韶文化的关系  

      据近年来地下资料的大量发现,以及考古方面研究,已经肯定仰韶文化的相对年代是在殷墟文化之前,这不仅因为殷墟文化比仰韶文化进步、复杂和出现了大量的青铜器,更因为在河南发现了仰韶文化在下,龙山文化居中,殷墟文化在上的叠积层次。这是极为坚实的根据,可以证实在河南地区仰韶文化比龙山文化早,龙山文化又比殷文化早。  

      处于最早期的仰韶文化,是有着相当进步的农业,有着发达的制陶技术的,它的居民是一个掌握了比较发达的高等农业的民族。当然,有的民族,也有着初等的农业,可是他们并没有制陶业,因此,也没有或很少有陶器。例如,古代黑龙江一带的民族,他们就有农业,而没有陶器,是用烧石沸水的办法来熟食。但是,有着大量陶器的民族,必然有相当高的制陶业有以及与此密切联系发达的农业,这是完全可以肯定的。仰韶文化的民族正是这样有着大量的陶器的农业民族,我们认为就是建立夏代的民族。  

      从历史记载上看,夏代的地区不出河南、山西两省,夏民族大概是以崇山(即后来的嵩山)或伊洛为其活动的中心,然后逐步的由河南向河北岸发展,而在山西建立了国家。所以,山西一带又称大夏或夏墟。夏禹的父亲是崇伯鲧,崇伯之国在秦晋之间,汉武帝在中岳(嵩山)见到夏后启母石,这些传说都应该是有相当史实作根据的。 伊水洛水一带,土地肥沃,气候好,农业非常发达,直到现在还是一个著名的农业区,这是夏民族活动的中心区域。《国语·周语》:'昔伊洛竭而夏亡',《史记·周本纪》:'自洛汭延于伊汭,居易毋固,其有夏之居'。这说明了伊洛一带是夏民族的居住地区。  

      夏民族向北发展,在山西一带,建立了国家,所以《左传·定公四年》说晋侯的封地是夏墟。因此,山西晋阳又称大夏。《诗经》中的《大雅》、《小雅》,《荀子》中?quot;君子安雅'的雅,都与夏是同义语。所谓大夏、小夏,太昊、少昊,大雅,小雅,大月氏、小月氏的大、小,都是指不同的地区,新旧的民族而言。新发展的、分支称大。可见,山西晋阳称大夏,是夏民族逐渐发展去的。  

      夏代的都邑,也在仰韶文化区域。《帝王世纪》说禹都平阳,或都安邑,或在晋阳。又说桀都安邑。《汉书·地理志》说,颍川郡阳翟是夏禹国。这是在低地的边缘,可以说明这是彩陶文化向南发展经过的地区。《世本》说禹都阳城。阳城在河南登封,也在嵩山之南。《国语·晋语》云:'阳人有夏商之嗣典'。阳人大约是以嵩山为活动中心向北发展的。颛顼称为高阳氏,高犹曾祖以上称高祖,是远古的意思。马融说朝歌以北至于中山,古称东阳,朝歌以南,至于轵县称南阳,所谓阳国,大抵就在这一带,这些都是以嵩山为夏人活动的中心。《史记·货殖列传》说:'颍川南阳,夏人之居也'。《左传·僖公三十二年》:'殽有二陵焉,其南陵,夏后皋之墓也。'也同样证明了这一点。可见,传说中夏代的都邑,都不出河南,山西两省,《左传·襄公二十五年》:'昔虞阏父为周陶正',虞是舜之后,可见就是周初这一带的民族,还是以善作陶器著称。  

      3、夷与龙山文化的关系  

      '夷'字后来有着轻视少数民族的意思,这是大汉族主义思想支配的结果。所谓东曰夷、西曰戎、南曰蛮、北曰狄的说法,是汉代人才有的。在汉代以前,特别是殷周及其以前,人们的看法不是这样。《韩奕》称'因时(是)百蛮',这是指北方的少数民族,而且民、氓和闽、蛮都是同音同义而书写不同的字,这些字的本义都指的人(民、氓、闽貉与英语man、men可能同源),并无轻视之意。有的书上说'东夷仁',可见'夷'并不是一个坏的字眼,周灭殷,称商人为夷。《泰誓》称:'纣夷居'。夷金文作'?'人作'?',字形上并没有多大分别。《汉书·地理志》说朝鲜' 民终不相盗,无门户之闭,妇人贞信不辟',可见东夷的风俗是好的。夷也是善于打猎、射箭的。夷字从大,从弓,从弓就是表示他们善于射猎之意。龙山文化是夷族的文化,所以出土的箭镞比仰韶文化多得多,而且种类也很多,所以东方是注重射猎的。《论语·宪问》:'羿善射'《淮南子·俶真训》也说羿是善射的,高诱注:'羿善射,能一日落九鸟'。《左传·襄公四年》:'有穷后羿恃其射也。'可见,古代人都认为羿是善射的。《孟子·离娄》云:'逄蒙学射于羿',就是说逄蒙和羿都是善射的。逄蒙,和《后汉书》里的东明声极近,《后汉书·扶余传》,谓扶余祖先'东明长而善射'成为酋长。东明,在《魏书》里作朱蒙,在《好大王碑》中作邹牟,这都是一名的异译,他就是东方善射的酋长。东方一般都是射猎的。这种风气,直到清代还是如此。清太祖也会射,《清实录》有记载。  

      夷的居住地区,也在龙山文化区域之内。《左传》记载的郯国是一个证明,郯国是在现在诸城、日照一带。《左传·昭公十七年》记载,鲁人问少昊氏以鸟名官的道理。郯子说?quot;我高祖少皞挚之立也,凤鸟适至,故纪于鸟,为鸟师而鸟名。'我们认为鸟是东方普遍的图腾,所以他们用鸟名官。东方传说朱蒙是卵生的,清人祖先也传说是因鸟含朱果而生。北魏出于东方的鲜卑,他们也以鸟为官号。《魏书·官氏志》谓北魏制定官号:  

      皆拟远古云鸟之义。诸曹走使谓之凫鸭,取飞之迅疾;以伺察者为候官,谓之白鹭,取其延颈远望。自余之官 ,义皆类此,咸有比况。  

      这种风俗,在辽代也是如此,可见在东方保存的很长久了。  

      传说中东方的少皞,是建都在曲阜的,《左传·诏公二十九年》:  

      少皞氏有上叔,曰重、曰该、曰修、曰熙,实能金木及水,使重为句芒,该为辱收,修及熙为玄冥,世不失职,遂济穷桑。  

      '穷桑',他书又作'空桑',由少昊到周代,中间隔了许多世代,这在《左传》上也略略可以看得出来。《昭公二十年》:  

      昔爽鸠氏始居此地,季荝因之,有逢伯陵因之,莆姑氏因之,而后太公因之。  

      《国语·周语下》:'我皇妣大姜之侄,伯陵之后,逢公之所凭神也。'《左传·定公四年》谓鲁封于'少皞之虚',这原是黑陶文化区。《左传·僖公二十一年》,子鱼说:  

      任、宿、须句、颛臾,风姓也,实司太皞与有济之祀。  

      所谓风姓有两种解释:风即凤。风字本从虫,即龙,这是发展到低地以的事。黑陶文化的中心是曲阜,后来发展到陈的地区,即太皞之虚,至于少皞氏后来与金天氏结合成一人,那是五行家说盛行以后,揉合东方和西方的传说产生的。不是东方原有的传说本来面目。 

      4、夷夏之争  

      《史记·夏本纪》云:'帝太康失国,昆弟五人;须于洛汭,作五子之歌'。太康失国的具体情况,《史记》没有记载。但是,在收集了古文资料的《左传》中有详细的记载。《左传·襄公四年》:  

      昔有夏之方衰也,后羿自鉏迁于穷石,因夏民以代夏政,恃其射也,不修民事,而于原兽,弃武罗、伯因、熊髡、?圉,而用寒浞。……浞行媚于内而施赂于外,愚弄其民而虞羿于田,树之诈慝,以取其国家,外内咸服。羿犹不悛,将归自田,家众杀而亨之,以食其子,其子不忍食诸,死于穷门,靡奔有鬲氏。浞因羿室,生浇及豷,恃其谗慝诈伪而不德于民,便浇用师,灭斟灌及斟寻氏。处浇于过,处豷于戈,靡自有鬲氏,收二国之烬,以灭浞而立少康。少康灭浇于过,后杼灭豷于戈,有穷由是遂亡。  

      穷石地区,即鬲之所在,也就是彩陶文化和黑陶文化交会之地区。羿在这个地方,把夏灭掉了。但是,他自恃善射,不理政事,不用贤人,而用了寒(韩)浞。寒浞灭羿,夺其妻,生浇(《论语》作?)及豷,封浇于过,封豷于戈。过在掖县,戈在宋郑之间,都是黑陶文化地区。夏的失国,表示了东方黑陶文化区与西方彩陶文化区的斗争,也就是夷夏的第一次斗争,这种斗争的前提,必须是黑陶文化进入低地区域。虽然最初是夷战胜了夏,但是,这一次最终还是夏战胜了。所以《左传·哀公元年》说,少康'有田一成,有众一旅',而'复禹之绩'。这也就是的所谓少康中兴,可见文字上的材料和地下发掘的遗物,表示的史实是一致的,把它们结合起来研究。,使古代史内容更加丰富了。 有穷即空桑。以山东半岛为海水所环绕,限制其活动范围故称有穷,而《左昭元年》所称无终之国,则是指在其北面的广大地区。后来东北一带称辽,就是辽阔的意思。《后汉书》记载三韩的事相当详细,可见古代对于东北一带是相当了解的,寒浞,《古今人表》和《水经注》作韩浞,也是一例,韩,本为武王之子所封,就是《韩奕》所指之韩,也是在东北地区,接近燕国的地方。这可以以《韩奕》一诗所说的物产、地势、民族中看得出来。《韩奕》云:  

      奕奕梁山,维禹甸之,人倬其道,韩侯受命。……韩侯取妻,汾王之甥,蹶父之子,韩侯迎止,于蹶之里。……蹶父孔武,靡国不到,为韩姞相攸,莫如韩乐,孔乐韩土。川泽訏訏,鲂?甫甫,麀鹿噳噳,有熊有罴,有猫有虎。庆既令居,韩姞燕誉。溥彼韩城,燕师所完。以先祖受命,因时百蛮,王锡韩侯,其追其貊。奄受北国,因经其伯,实墉实壑,实亩实藉,献其貔皮,赤豹黄罴。  

      这里,他谈到了韩国所在是接近燕国的河川湖泽地区,出产走兽皮毛,但也有发达的农业,边境有追貉。这种地区只有松花江、混同江一带最相像。以追貉来说,在《汉书》里称?貉,?即韦也,即著皮服之人。貉与民闽声近,收写为闽或貉,虫(龙)或豸即其图腾。《淮南子·原道训》云匈奴出秽(韦)裘。后汉六朝的高句丽,产有小水貉,这都是东北地区的情况。可见《韩奕》中说的韩国,是与三韩有一定的联系的。1955年在辽宁省喀左马厂沟,发现了燕国的铜器,其中有?侯盂,就其花纹文字来看,确是周初的东西,而且,就其出土地点不说,与抗日战争时期日本人盗掘一批铜器的地点仅距二十里。可见,《韩奕》中所说的韩国,在周初是在东北地区,后来才逐渐南迁的。这也可以证实有后羿是东方民族的祖先。  

      5、成汤灭夏  

      我们把后羿灭夏和少康中兴看作是第一次的夷夏之争,那么,成汤灭夏,就可以认为是第二次的夷夏之争。  

      史学界几乎公认商民族是起于东北方面的。但是,太史公《六国年表》说:'汤起于亳',关中的亳,这是不对的。  

      原因有下列几个方面:  

      当其周灭殷的时候,箕子去朝鲜,可见,东西相争,殷人向东方逃走。  

      殷人传说他们的祖先是因玄鸟而生。《商颂》:'天命玄鸟,降而生商'。《殷本纪》云:  

      殷契母曰简狄,有?氏之女,为帝喾次妃,三人行浴,见玄鸟堕其卵,简狄取吞之,因孕生契。  

      这与东方民族以鸟为图腾是有密切的关系,而且玄鸟氏在东方传说是少皞氏以鸟名官产生的,而少皞氏正是东方的民族 。  

    黄河河套以下地区,分为河西、河东、河南,再东又有河内、河外等部分,当时的黄河入海口还在今日入海处以北很远。称黄河入海地区的北岸为河内,这个名称存在于周以前,可能是起于殷的,这也可证殷人与东北有关系。 '有?方将,帝立子生商',这也是《商颂》上的话。有?氏又名简狄,其母系可能是出于北狄。  

      根据解放以来山东考古发掘工作证明,山东的黑陶文化的上层,存在着殷代文化层,这说明由殷以至山东半岛一半,都是殷王朝活动的范围。  

      甲骨文里面,有伐夷方的记载。《左传》说,讨伐东夷,其实,殷人自己就是属于东夷的。《墨子·天志中》引《泰誓》'纣越厥居夷居,不肯事上帝',《非命中》?quot;纣夷之居'。《礼记·杂记下》谓:  

      孔子曰少连大连善居丧,三日不怠,三月不解,期悲哀,三年忧,东夷之子也。  

      《论语·子罕》云:'子欲居九夷。'可见周人认为东方的人,包括殷人都是属于夷的,《汉书·地理志》说朝鲜受箕子'教其民以礼义田蚕织作'的影响,'其民终不相盗,无门户之闭,妇人贞信不辟',这正是儒家理想的生活。  

      殷人的发展,也是经过了长时期的。《殷本纪》里面和甲骨文里面都有许多先公先王,相土和王亥都是。《长发》云:'相土烈烈,海外有截'。王亥在《山海经》和《世本》都有记载。《世本》说,相土作乘马,王亥作服牛。可能殷人的祖先是中国最先使用牛马拽引两轮大车的。从相土王亥到成汤灭夏,这中间是有一段相当长的时期的。 商的都邑,也有许多,也是经过长期形成的。如曲阜和亳都是。亳,相传在商邱,或说在偃师,是西亳,但还不能最后肯定在什么地方。郑州二里岗发现了殷代的文物及文化层,可能比安阳的要早,但不会早到成汤时代,偃师就在郑州之西。可见,殷墟的范围要更加扩大了。成汤时期对夏用兵,可以说是扩大殷人文化的一个时期。《长发》云:'韦顾既伐,昆吾夏桀'。《国语·郑语》谓'昆吾为夏伯矣',又说顾和豕韦都是与夏有关系的,而豕韦是商灭的,顾是夏灭的。《孟子》和《殷本纪》都谈到葛伯不祀而汤征之。葛是嬴姓之国这也是东方系统的。可见这都是灭夏的一个步骤,而且就其地域来说,也是在仰韶文化东方的边区。豕韦按其原意来说就是猪皮,这可能是广泛使用猪皮的民族,大约和挹娄的情况差不多。《后汉书·挹娄传》说挹娄民族?quot;好养豕,食其肉,衣其皮'。挹娄这个部族,远古是在中原,后来迁于东北的。昆吾和顾都是己姓,这也是仰韶文化的东界。《左传·僖公三十一年》:'卫迁于帝丘',杜注:'帝颛顼之虚,故曰帝丘',太康失国以后,后相即居于此。《左传·昭公十二年》,楚王自谓:'我皇祖伯父昆吾,旧许是宅'。帝丘和许,都是仰韶文化的地区,同时是商灭夏必须首先解决的地区。  

      夏桀之居,也是在仰韶文化地区。《战国策·魏策一》载吴起的话:  

      夫夏桀之国,左天门之阴,而右天溪之阳,庐睾在其北,伊洛出其南。  

      而且后来相传夏桀败于有?氏之墟,走鸣条,被放逐于南巢而死。要不是东西相争,他又为什么向南逃走呢。而且,夏裔分为两支,一支北去,为匈奴之先,一支南去,为越的祖先,而都被当地民族所融合,习染了他们的习俗。由此可见,夏代本身的文化并不太高,不然不会被他们所融合,所以《论衡·恢国》说'夏禹倮入吴国,太伯采药,断发文身'是相当根据的。夏人崇拜日,《汤誓》云'时日曷丧,予及汝偕亡',匈奴也有拜日习俗,可见他们是有关系的。  

    夏代是商人亲自眼见它灭亡的,所以,夏代的历史是可靠的,因此司马迁为之立了本纪。先秦典籍中记述夏代史事甚多,前人也从未有疑之的。  

      二、夏商之际夏民族的迁徙  

      中国历史上'殷革夏命',如果我们用后来历史上的改朝换代来解释,是不够准确的。这不是改朝换代,而是一次激烈的民族斗争,其结果是殷民